毕业于巴黎综合理工学院
云叔听了心里一个咯噔,再联想到混儿张的人品,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混儿张忽悠了,云叔又气又悔,可捕雁的诀窍已经告诉了他,总不能从他肚里掏回来吧?这么...